首页>>新闻资讯>>行业动态

少数人(一)性工作者

2023-07-26 00:17:14 17

(我的这项研究还在充实,会慢慢更新)

一.互为邻里,却不懂她们的心

我两次住过所谓红灯区,他们都是站街女,不知道算不算红灯区。

两个地方我就实名了,大家有空可以来玩,说极乐介绍的,说不定打折呢。

一个是杭州下沙高沙社区后面,电子科技大学对面。

一个是上海普陀区白玉路,坐地铁金沙北路站下。

如果那时不是意外回家,我可能还会有第三次这样的经历,就是杭州的闸弄口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先说在下沙的日子,那时候我准备论文,宿舍太吵,我就搬出来住,为了靠地铁近点,我就住到了这里。

都是大妈了,还会花枝招展,才开始住的几天,她们会对我吹口哨,眨眼睛,后来大家都熟悉了,见面也就笑笑就好。

她们的年龄20-45不等,最年轻的来过20的,做的时间不长,可能被大酒店吸收走了,也可能是急需钱,赚够了就走了,这里虽然都是暗娼散户,但是据我观察,她们应该有组织,后来熟悉了才知道是莲姐,也在附近开足浴店。

渐渐熟悉了,感觉她们也是普通人,我不太好意思和他们讲话,有时候生意差,我蹲在楼下抽烟,看到他们和一些大叔调笑,他们也放的开,嘴头上也不吃亏。

她们有的也有小孩,也有丈夫,丈夫在这里打工,有的就是混子。

他们的作息很奇怪,晚上11:00回去,第二天早上7:00又出来了,他们说早上生意还不错,我觉得可能是利用晨勃,或者男人出来买菜,来一发速度回家。

到了差不多早上10:00又回去睡觉,然后估计要到晚上8:00才起床。

附近的关系不像一般的小区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很大,可能是流动人口,对周围都很有防范。也有本地常住居民,那些人家与这些散户距离就很远,不让孩子们走这条路。

时间久了,我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嫖客。

那些走路不看前面,四处张望的就是,因为这些暗娼散落在各个楼道,有的就是个小的出租屋,有的是在旅社租的房子。

嫖客群体主要是打工的人士,有时候会有老人,姑娘们有时候会蹲在楼下大家一起吃饭,她们会讲工作趣闻,一般他们不愿做老头的,难弄。最喜欢做大学生的,有素质,也快。最麻烦的顾客就是那些中年打工的,要求多,各种要求奇形怪状,为了保证知乎纯洁,我就不详说了。

其实她们也都是满单纯的,记得里面有个姐姐,任我做了弟弟,我送了一本书给她,据说她哭了。

我也常常给他们做点心理咨询,但是貌似他们对法律咨询更感兴趣,有时候也会和我讲讲他们的故事,有的很悲伤,有的很平淡,她们说,习惯了做着也蛮快乐的,来钱容易。

他们大多没什么文化,有一个很有文化的蛮受排挤的。

她确实漂亮,卷发,大耳环,墨镜,不太和我们讲话,听卖油条的老板说这姑娘功夫很好,后来我出差回来之后她不见了。

这里常住的有8个,都是熟人了,偶尔有些新人,新人一般都呆不长,很多都是被她们逼走的,是有很多丑陋的一面,那些就不写了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这么猛..都快70赞了啊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很多朋友都说在下沙生活了很多年没见过,要有善于发现美的眼睛,话说,一般人还真不具备我这能力。

上海这边我就住她们楼上,一般都是足浴店里面,柔柔的灯光下,里面是春天,外面是冬天,但是她们太明目张胆了,就在路边,他人即是地域,一般脸皮不够厚,还真不敢进去。

我有时候趴在窗台思考问题,偶尔能看到一两个进来的,我就奇了怪了,每天一个店里面就一两个人,她们怎么赚钱。.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啊......

原来姑娘们在透明玻璃里面这是广告,只有不常来的客人才走正门,是有后门的,还居然和我一个楼道。

我住在这里是写论文的,每天自己不生火,都叫外卖,每天也只出去一趟,一次上楼我看到一楼住的是位奶奶,搬一个大袋子不方便,我就搭了把手,估计老人家也是一个人住,蛮可怜的,时常看到她门口有垃圾袋我也会帮她带到小区里面扔了。

中秋的时候我没回家,又是下楼拿外卖,顺便帮那个奶奶带走垃圾,那个奶奶见到了,就说这小伙子不错,问我是不是一个人,中秋节就一起吃个饭吧。

我不太好意思,但是奶奶非常热情,我想奶奶一个人住应该也很孤独吧,中秋节就一起吃个饭好了。

一进门,我勒个去,善有善报,全是短裙高跟大长腿。原来这里一楼是打通了的,里面隔成很多个小房间,这奶奶深藏不露,这些姑娘都叫她奶奶。

一个大圆桌,全是美女,就我这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,真心丢脸,要是现在回去梳洗一番更丢脸,索性坐着吃吧。

从这里一直到华东政法大学这条路,都是这位奶奶管的,真想不通,这位奶奶怎么做到的,真羡慕。

我一进门就被调戏,我这人比较腼腆,关键和这些社会人士在一起我压力大,怎么说我当年也是花丛小王子,怎么现在就这么怂呢。

做这行的姑娘,要么喜欢装清纯,要么进倚老卖老,我进来之后一直很沉默,她们可能觉得我是受,就变本加厉的调戏,好熟悉的感觉,小时候在浴室里面,姐姐们也是这么调戏的,就差弹我小jj了。

奶奶让大家坐定,先是总结会议,也没把我当外人,该批评的批评,该表扬的表扬,这就是所谓的公会吧?到底是大城市,就是专业,我记得老家有个过阴的老头,前阵子也去北京开会了,据说也是算命行业的年会。

坐我旁边的小姑娘应该非常小,很可能高中生年龄,就问我做什么的。

一进来就被调戏,是时候找回场子了,我说我算命的,每天在楼上就是沟通天人。

小姑娘没信,说那我看看她面相,有什么问题。

她眉脚上扬,形神朝气,应该在生活里面很活波,这个说出来也没多大意义,这里面阎王多,我也就不乱说了,就很直接的和她讲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你解释。

ok,就这句话,神了,

这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大学时候,有个学妹请教我问题,郎有情妾有意,我为了加深话题,就装了一逼,说,看你面相,家里可能要出事啊。

那姑娘也进入了节奏,羞涩的问,学长你觉得要怎样化解啊?

本以为春宵一刻值千金,但是她还没到晚上就接到电话,爷爷被车撞了,自此之后,这学妹见了我都是躲着走。

回到正题,我的原意是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她的面相。

但是她以为我算到了,算到了我知道他男朋友知道她是做什么的了,我的回答意思是,我不知道她应该怎么和她男朋友解释。

原来这姑娘学驾照认识个大学生,两个人好了,前几天貌似男朋友知道了她是做什么的...哎...

多了这茬,桌子上其他姑娘也来算了,就这样,很多故事要开始了....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(150,你们懂得)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这速度太快了吧 我以为明天才有可能到100...

本来想给你们分享一下奶奶的文档的,里面有全杭州所有性工作者价位以及联系方式,但是肯定要被举报,大家就听听故事就好,别私信我,除了心里疑惑与心理咨询 其余概不回。

这一次吃饭,出了很多终极问题。

1.如果你的女朋友是性工作者怎么办?

我听这些姐姐们说,他们一般只有两条善路可走,一个是有了笔钱,回老家,找个老实人,生个孩子什么的;另一个就是努力做这行,慢慢的往上升,照顾新人,自己成为妈妈。

前路稳定,但是很多女孩不甘,见惯了大城市的繁华,找个伙夫还真没共同语言。

后路艰辛风险大,这样的女人都是人杰,这个奶奶深藏不漏,我不知道如何评价,但是我认识一个锋芒毕露的。

我市自2010年之后,黑道纷争渐渐平息,我家与十三太保分街而治,但是我们两家有一个地方管不了。

蓝山咖啡厅。

这个咖啡厅的女老板据说苏州来的,非常有势力,我市不敢逼迫卖淫,就是因为她的存在,只要我市发生什么对女人不公平的事情,被她知道了,都要管上一管。

据说我四爷爱慕这个女人,两人经常一起去香港,然后我四妈就查出了这女人的底细,妓女出生,之后跟了一个老大,来这里过安稳日子的。

当然,绝大部分的女人都选择的不是这两条路,他们追寻了一个叫做爱情的奇葩感觉。

戏子无情,婊子无义。

那都是古代屌丝文人,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无聊把戏。

她们也是有爱情的,必须睡觉了,我偷个懒,把以前写的故事贴过来:

他叫小六,据说家里有点关系,把自己儿子差了200分的成绩送入了上海交大(江苏总分只有400多)。绝技降龙十八掌,我曾亲眼看过他和老婆打架,一套掌法将其妻子直接逼入绝境。他最具传奇的故事是和一个妓女。在我们那,嫖娼都在浴室,一般浴室设两层,楼下2元,楼上15包间,嫖资另付。一次,在浴室包间打牌,小六输了很多,没钱付账,走进来一个风尘绝代的女子,塞了两百给他,笑着说,不够还有。这个女子是这间的头牌,叫周周,白莲花一样的姑娘。小六来嫖只点她,三次之后就再也没付过钱,偶尔还会收到姑娘的三件礼物----丝袜,内裤,毛爷爷。在浴室的这种姑娘,一般是有基本工资,然后嫖资和浴室老板五五分,也就是每次不要钱,姑娘都要自己贴钱。他们的故事还没结束。有一天他们私奔了,去了广州。他老婆来求我爸爸,希望帮助找到他们,我爸两天之后给了她地址,不是我爸善良,是小六借的高利贷还没还呢。他老婆带着孩子直奔广州,回来的时候还是他和孩子。据说看到小六,他老婆哭了,那姑娘出去上班了,他在家做饭,他在家做饭,他在家做饭,他在家做饭,小六在家是个油瓶倒了都不扶的人,他居然做饭了,做饭了。小六老婆感动了,觉得小六找到了真爱,她带着孩子走了,祝福他。故事还没结束。两个月后,小六回来了,一到家就把欠的钱还了。我爸问他,不要你的利息了,告诉我钱哪来的(放高利贷最怕黑吃黑,钱来路不正非常麻烦)他腼腆的一笑,把她卖了。

我一直在思考,到底人有了哪种特质会值得爱?是不是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就不值得了。

时有深夜出去透气,店里红光暗淡,灯影下还有姑娘,她们在等什么?是那人群中带着面具的嫖客,还是自己氤氲着嘲讽的未来,如果一不小心,爱上一个风尘女子,何去何从,值不值得?

2.如果爱上嫖客怎么办?

饭桌上的打趣,大家看看就好,也别当真......

一位年长的灵姐姐讲了这段故事,不悲伤,不喜悦。

去年店里来过一个客人,个子不高,点了灵姐姐的钟,香闱秘事,本就讲个情调,曾今姑娘才华,谈琴吹箫,雅俗共赏,现在姑娘传承古德,但奈何只学了吹箫。

刚欲宽衣解带,共奏箫曲,那客人居然轻轻的捧起来她的脸,说:脏!

灵姐姐以为客人心疼50块钱,遂解释道:天冷,多加50调情,不亏。‘

客人抱起灵姐姐,说,有钱,但你这么精致的姑娘,我不能这么侮辱。

灵姐姐说,从业12年,第一次,高潮了。

如果就这样结束,顶多是一次美好回忆,就如肮脏生活里面的一道光,总会再被污染。

这客人没走,躺在房间,思考人生,灵姐姐是服务者,不方便催客人走,就让另一位姐姐去了。

这位姐姐催了20分钟,才回来,说,这客人又叫了一次钟。

灵姐姐第一次出现这种复杂的情绪,是嫉妒,还是自我嘲讽?

从下午4点,到晚上8点,灵姐姐吃完晚饭回来,那位爷还在,据说镇店之宝殷红莲已经出马了,连着叫了8个钟,第一次,这群见惯了男人猥琐的女孩子,对男人出现一种崇拜,一种发自灵魂的震颤,为何我华夏图腾为龙,应当是此原因吧。

第九钟,那客人点名了,要灵姐姐,姐姐有点骄傲,毕竟这样伟岸的男子记住自己,是件可以吹嘘的妙事。

客人说,你来了?

姐姐说,嗯,你怎么还没走啊。

客人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说,我就想试试,那种特殊的感觉,是不是只有和你才有的。

姐姐问,什么感觉?

客人说,说不清,我们结束之后,我也一直在想这是什么感觉,怕一走就后悔,之后又找了几个姑娘,发现都没有那种感觉。

灵姐姐有点感动,说,都已经几个小时了,要不你先回去,以后还有机会。

第一次,灵姐姐叫客人常来,不是为了钱,是思念。

客人似乎有点不服气,说,我还行的,如果你不愿意,那我们就抱抱可以吗?钱我照给的。

... ...

灵姐姐说,你真暖。

客人闭上了眼睛,似乎微醉,说,就是这种感觉。

嗯,就是这种感觉,灵姐姐想了想,是安全感?是亲密感?

奶奶这时端上一碗汤,说了一句,那就是爱情。

二.研究如同雾里看花,越看越远

在社会学中,性服务行业被称作劳动力的蓄水池,当劳动力剩余时,部分劳动力会储蓄在性服务行业,当经济回春,市场需要劳动力时,她们又会变成劳动力。对男性而言,当工作经济萧条,工资较低时,没有足够的存款娶妻,而发达的性服务行业,可以释放他们的生理焦虑。某天,我接到我以为师长的电话,说,我们研究研究性工作者转型时,一般会从事什么行业?我问:为什么是我?他说:据说你很擅长... ...这类研究一般都是访谈式,原始数据怎么积累?因为要研究的是性工作者转型时,一般会从事什么行业?所以,研究对象是那些从良了的,到哪里找这些调查对象?一般性工作者不做之后,号码会变,大多与过去告别了,根本无法找到他们。那研究只能理想化一点,从现实变成希望,通过研究在职性工作者未来希望怎样,来了解他们未来会怎样。老师负责设计结构式访谈,我负责找全国各地性工作者联系方式,老师给了我10w,最多这么多了,希望我尽可能多的收集,起码要有500个,超过预算就不收集了。这一刻,我才知道老师和我合作有多明智,3天,收集近万个地址以及联系方式,一共消费不到1w。研究性行业,必须有老司机带路,公益咨询两年,我做过专题性成瘾,认识了无数老司机。我和老司机们说了我的难处,他们组了一个讨论组,三天之后发我这么一份文件:

......
包含全国各地11168组联系方式,其中有的还是店面,酒店,浴城,这些里面都至少3-5个调查对象。(别私信我要这份文件,违法的)我把剩余资金给了老师,并且附加了这份文件之后,老师简直惊呆了,应该比我收到这份文件时还吃惊。老师是人大人类学毕业,设计结构访谈式小意思,为了使结果更加有条理,我们把性工作者大致分了一下类:1.站街女(租个小出租屋,自负盈亏)2.小型浴城、足浴店专职女(每天除了接客什么都不做,固定工资加提成)3.大型娱乐场所兼职女(在晚间兼职,无固定工资,提成较高)4.大型色情场所全职女5.个体营销援交女站街女价位较低,所以从站街女开始,这其实相当烧钱而且报销非常难,没有发票,就是有发票也没法报销,一般站街女服务时间是15min以下,价格在30元左右,一份结构式访谈在20分钟左右,基本上一次访谈消费60元。一天大概完成20份问卷,我做了15份,老师做了5份,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持久?他说不好意思,按照我们两个这个速度,一辈子做不完,只有请人来做,请什么人呢?老师说找学生,我立刻否定了,这是害人,而且效果差,最终按照我的意见,找低端房产销售,一天200元,找了5个人,一个星期下来出了800份问卷。开始数据处理了,一看问题大了,这800份问卷里面只有一半测谎系数合格的(问卷里面会设计一些重复的问题,测试是否说谎),这个锅必须我背,因为我知道她们很善于撒谎,需要先培养相互信任,结构式访谈本身对谎言的规避效果就差,再加上一堆撒谎成性的访谈对象,这份有效性极低,虽然原始数据少了一些,但是起码还得出一些结论:有以下几类站街女:1.年龄在30岁以上,有老公和孩子,迫于生计瞒着家人在外地打工。结局:赚了一笔钱之后回家继续生活。2.年龄在30岁以上,离婚,带着孩子在城中村生活。结局:以卖淫为暂时过渡,积极寻求其他出路3.年龄在20-30之间的打工女,在附近租房,因经济压力,偶尔出来站街结局:打工人口流动性较大,有经验的工作者工资较高,在这里混几年,之后换一个大厂子工资提上去之后全职工作。4.年龄在20岁左右,外来务工,暂时没有工作养活自己结局:基本上都是希望能尽快找好其他工作,度过这个时期。一般有这四个大类,也有很多奇葩的结果预想:1.相亲,找个有本地户口的男人嫁了2.一个文青姑娘,租在这里写文章,卖自己换生活费3.一边卖一边到附近的大学听课学习

相关标签:

发表评论:

评论记录:

未查询到任何数据!